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白老师,你太过分了

白老师,你太过分了

最近“躺平”这个词,已经是火到不能再火了。
 
我在百度指数上搜了,它的热度是这样的。
 
 
比起1年前,也就增长了100多倍吧。嗯,“也就”。
 
作为B站用户,我发现有个知名人士最近因为这事被骂上热搜了。那就是白岩松。
 
你在B站上打“白岩松”时,会有个搜索联想“白岩松不会吧”,很明显就是这段视频惹来众怒。
 
我其实写过这个现象好多次,在它大热之前就写了。
 
出于职业的习惯,我是很早发现“丧”、“佛系”开始流行,发展到今天,就变成了“躺平”。
 
我之前看过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他写了日本的社会现状。
 
很多30岁的日本年轻人,不结婚,不买房,不生孩子,不负债,维持低水平开支。
 
很多60岁的日本中老年人,种点花,养个猫狗,孤独居住,整天就待在电视面前。
 
而日本持续在这个现状里已经很多年了,整个社会的活力一步步下降。
 
但“躺平”的出现,我认为是一个必然的社会产物,它是社会发展阶段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即使是大人物,想力挽狂澜转变,我认为效果也有限。
 
我在上市公司层面,见过“上市公司”的躺平,那就是:认怂出局。
 
我拿工商银行为例来举例。
下图就是工商银行的员工总人数。
它在15年的时候,已经是员工总数最高峰了。这6年下来,它的员工总人数步步下滑,15年是46.6万人,现在是40万人。
 
但是同是银行的招行,15年的时候员工总数7.6万,现在9万,不减反增。
 
区别于两者,是因为工商银行的业务扩张空间已经很少很少了,而招行还有星辰大海,努力一把还能赚更多的钱。
 
当一个公司面临着增量不够的时候,它就开始停止扩张,就进行收缩优化,开始出现什么“六个西格玛”,讲究人员优化。
 
放到一个人身上,也许他的意志、意愿差异,还会想着去努力去换取更多的东西,因为每个个体在社会面前都是大海里的一滴水。
 
但如果一个集体,都面临着向上空间越来越小的时候,多付出的努力和回报已经不成正比了,再付出努力就已经没多大意义了。
 
这个就是“集体理性”。
 
举个通俗易懂的例子。
 
假如你一个小时的工资是100块。一天8小时,一天收入800块。
 
要是老板跟你说,多干一个小时,每个小时300块,有些人就想,那这样很划算啊,我一天干到12个小时,多干4个小时,一下子就一天收入800+1200=2000块了。
 
然而,老板跟你说,你多干一个小时,每个小时多给你10块。你想想,多干4个小时,也就一天才多拿40块,算了,还不如回家去刷手机。
 
因为边际回报率的下降,带来投入的变化。
 
中国出现这么多人“躺平”,成了一种越来越广泛的社会现象,这背后就是跟劳动边际回报率下降有关。
 
反映到常识上,就是现在年轻人一出社会就感觉到被社会毒打:房价高到天上,996成了工作的常态,养育孩子的费用节节攀升……
 
多付出几个小时得不到多少东西,反而还不如少拿一点,少干一点活,这变成了很多年轻人的想法,这其实是一种理性选择。
 
社会增量变少,这些年轻人一出社会,就面对着和父母辈不同的世界:在父母辈年轻时,中国处在一穷二白的起点,一切都是增量。
 
而年轻一代出来时,中国已经是100万亿GDP的大型经济体,经济存量已经被占据,要去分增量蛋糕,而增量蛋糕变少了,平摊在每个人头上就是少了。再加上已有存量的对比,甚至是拿了存量的人还想来抢增量。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个是完全不同的难度。
 
而这个时候,像白岩松老师这段视频的话:
 
白岩松:难道现在年轻人希望房价很低?工作随便找?只要喜欢的女孩一追求就ok?不会吧!!!
 
这样说话的既得利益者,自然是会惹了众怒。毕竟,这几座大山对于社会大众,已经不是“有一定难度”的事情了。
 
我推荐看视频的朋友要看弹幕,和下面的评论,感受一下现在年轻一代的想法。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