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侯安扬:券商股处于上行周期,互联网券商正“制造”头部价值

侯安扬:券商股处于上行周期,互联网券商正“制造”头部价值

互联网券商如东方财富的优势比较明显,业绩增速比较快,所以它的估值会明显比传统券商要高。
 
“市场上很多人都担心外资券商‘入侵’这件事,但以我对券商、保险和银行组成的金融行业的理解是,其本质都是金融服务业,这(服务)方面外资在中国是没有优势的。”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说,A股现在处于牛市中期阶段,券商股处于上行周期。
 
侯安扬指出,国内券商数量较多,未来势必不断整合,因此有些券商包括华泰证券和东方财富都在谋划转型,以适应未来竞争环境。整体来看,互联网券商有较好的护城河,且当前的估值水平较为合理。
 
券商股处于上行周期 外资券商“入侵”影响不大
 
《红周刊》:岁末年初,您对券商股有怎样的判断?
 
侯安扬:我们知道,券商股是一个周期股,跟市场走势息息相关。而观察券商股最好的指标就是A股的成交量,因为什么时候成交量起来了,就会反映到券商的业绩上。券商股是否会有“跨年行情”不好判断,但我对A股的后市表现很乐观,我认为,A股现在处于牛市中期阶段。
 
当然,在周期下行的时候也是需要撤离的,典型的案例如中信证券,在2006年-2007年其股价累计涨幅近20倍,之后便是大幅回撤。不过,券商股会在周期波动中不断成长,尤其是在目前直接融资渠道和经济好转的情况下,周期是上行的,所以券商股会有长期的投资机会。
 
《红周刊》:最近高盛集团宣布启动收购合资券商高盛高华全部股权程序,这显示外资券商正加速入场,这对国内券商影响如何?
 
侯安扬:市场上很多人都担心外资券商“入侵”这件事,但以我对券商、保险和银行组成的金融行业的理解是,其本质都是金融服务业,这(服务)方面外资在中国是没有优势的。因为监管、文化等因素差异极大,本土公司会有优势。比如美股在线交易的互联网券商,就实时跟着监管走,同时其他国家的人与其竞争也有语言障碍的天然劣势。
 
《红周刊》:对于互联网券商,您是怎么定义的?
 
侯安扬:类似港股的富途控股、A股的东方财富等,原来从事互联网服务,之后延伸出证券业务的企业才算得上互联网券商,而在证券业务加上互联网的公司,其“底子”差得很远。因为在公司管理、软件更迭、获客的方式上,互联网券商更容易去做这些事情。比如在网上开户方面,富途控股和东方财富会有一些获客的做法,包括通过新媒体等方式,但普通券商在这方面是没有优势的。
 
目前大家给同花顺、大智慧等这类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也贴上了“互联网券商”标签,虽然他们也都有基金销售的业务,并且这个业务本身确实不错,但这类公司并没有券商牌照,没有给投资人提供开户的资格。毕竟一般而言,券商就是为投资人提供开户和炒股的平台。而且这类公司的财务报表里,是没有经纪业务的收入的。
 
若佣金下降 非转型券商将遭受损失 华泰证券、东方财富等布局较好
 
《红周刊》:经纪业务被认为是券商最基础的业务,但佣金目前已降至“万2.5”,还有下降空间吗?
 
侯安扬:在目前的格局下,经纪业务是能看得到上限的。虽然市场成交量增长了很多,但是证券公司盈利没有增长那么多,就是因为交易佣金越来越低。不过,我觉得下降的空间有限了,因为交易所需要收取一部分税,券商本身还有运营成本,这对券商来说,现在几乎已经是处于收支平衡甚至是亏本了。当然,这主要取决于监管层的态度。
 
《红周刊》:如果佣金继续下降,传统券商和互联网券商将分别受到怎样的影响?
 
侯安扬:在经纪业务上,两类券商基本都不盈利了,这块业务慢慢的变成了一种获客方式。因为在客户开户后就与券商绑定,券商的其他业务就可以创造利润。
 
目前互联网券商中,如东方财富已经把佣金降到了监管允许的下限,甚至还有一些券商推出了开户就会有各种补贴的“促销”。传统券商中也有一些开始转型,如中信证券等,但也有很多券商还是依靠佣金收入。那么,佣金继续下降就会对这些公司造成较大的影响。
 
《红周刊》:换句话说,当前券商不太可能出现美国佣金自由化之后那样的价格战,那么当前处于竞争的哪个阶段?
 
侯安扬:美国进入佣金自由化之后便开始了价格战,但中国其实已经进入价格战的某个阶段了,比如现在佣金下降的速度已经放缓了很多。我觉得,传统券商的数量并不应该像现在那么多,因为各地方国资委都有自己的券商,但从整个行业格局来看,容不下这么多,并购重组将是大趋势。如申银和万国合并后更名为申万,之后又更名为申宏。
 
《红周刊》:美国互联网券商嘉信理财实行“零佣金”策略,国内会不会也这样?
 
侯安扬:坦白讲,如果没有监管的约束,早就会出现“零佣金”的公司了。因为很多传统券商已经苦不堪言,国家也不想让他们倒下。但实际上,能维持多久谁也无法预料。
 
《红周刊》:那么,国内券商的转型方向是什么?
 
侯安扬:现在大家比较认可的是财富管理方向,如基金代销,券商可以通过卖基金赚钱销售费用,包括一次性的和追加的。还有两融,这也是券商重要的业务之一。券商可以以低成本融资,然后按照年化6个或者7个百分点借出去,类似于挣息差的钱。另外,券商的金融衍生品业务在未来也有可能会放量。但无论怎样,这三大业务都是需要用户基础的。
 
《红周刊》:目前谁转型最成功?
 
侯安扬:我认为,在国内的传统券商中,华泰证券做得比较好,因为在几年前其已经意识到依靠经纪业务赚不了钱,就做了很多IT投入。而由于现在很多服务都线上化了,所以IT投入是特别核心的竞争力。
 
在国内的互联网券商中,富途控股和东方财富做得比较好。不过,富途控股没有国内的券商牌照,只做跨境业务。
 
获客能力和产品服务能力是判断互联网券商的标准
 
《红周刊》:从证券服务APP下载量来看,互联网券商是遥遥领先的,这是否会重塑券商的格局?
 
侯安扬:有可能。借鉴美国券商行业的发展经验来看,在互联网大潮下,大家越来越倾向于线上的服务,这对传统券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我们已经能看到,互联网券商如东方财富的市占率在不断提升了。
 
实际上,这是两种体系、两种思维,这在软件上已经体现。如用户需求方面,互联网券商的软件更新迭代很快,用户有什么需求会即使跟进,用户就会觉得很贴心,传统券商就很难做到这点。因为传统券商的IT部门仅是一个支持软件后台运作的部门,但在互联网券商中,这就是一个重型的研发部门。
 
《红周刊》:若当前的平台互联网公司,如蚂蚁集团上市是否会抢走互联网券商的份额?
 
侯安扬:在基金代销方面,目前的直接竞争还并不多。因为它们都是在抢银行的“蛋糕”,原来卖基金是银行的事情,但现在银行在各方面都不如它们,所以目前银行基金代销的份额是不断流失的,互联网券商目前没有受到直接影响。
 
但到某一天,如果银行的“蛋糕”很小了,那就不好说了。因为对比来看,蚂蚁集团的客户资源会更丰富一些,同时蚂蚁集团还有支付宝这个强大的武器,钱包、理财等业务模块更多,而互联网券商如东方财富更偏向的是证券方面的业务。这就导致东方财富这类券商的用户群体中股民占比较大,而蚂蚁集团则更加大众化。
 
《红周刊》:整体而言,具备哪些特质的互联网券商才能被称为龙头?
 
侯安扬:好的获客渠道,这之中包括产品服务等的竞争。以富途控股为例,其软件中会公布巴菲特、高瓴资本等的持仓,这是很多人想看的东西,而其余任何一家证券公司的软件里面都没有这种功能,尤其是传统券商在创新这方面比较落后。
 
《红周刊》:互联网券商当前的估值水平是否合理?
 
侯安扬:互联网券商如东方财富的优势比较明显,业绩增速比较快,所以它的估值会明显比传统券商要高。如果互联网券商的估值与传统券商一样,但业绩更好,这不就出现了明显的入场机会?所以从这方面看,市场定价是合理的。
 
另外,由于互联网券商的资产比较轻,而传统券商有很多的线下营业部资产较重,有很多消耗资本金的业务,所以偏轻资产的企业估值都会高一些。
 
对于东方财富这类互联网券商,市场上也有将其看作是科技企业的声音。通过东方财富的发展史可以发现,它确实是以信息网站起家,然后延伸出证券业务。但我认为,两者混在一起之后,用纯券商或者纯科技企业来估值都不是很合适。
 
(本文已刊发于12月19日《红周刊》,原标题为《券商股处于上行周期,互联网券商正“制造”头部价值——专访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王飞采写)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