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侯安扬:给别人一条路,是对自己的保护

侯安扬:给别人一条路,是对自己的保护

今天说点跟投资无关的。
 
今天说的话题,跟“清华学姐事件”有关。
 
我简单的先把这个事情说一下吧。
 
前几天,清华美院一名女学生,在食堂用餐的时候,被路过的学弟书包碰到了臀部。她心生警惕,觉得是有人摸了她的屁股,于是大呼"色狼",记下男生校园卡信息,在真相还未水落石出之前,直接将男生在朋友圈"社死"了。
事件发生的时候,那男生坚持要调取视频监控。在等待证据的过程中,这女生还不依不饶发了以下的一段话。
但是,之后监控视频调出来,发现男生其实是被误会的,他什么也没做。
 
而这名女生给那男生的留言,说双方“相互道歉即可”。
这一下子,引爆了网络的愤怒,这女生的身份信息被人肉出来,大量的网民要她尝尝她自己所说的“社会性死亡”的滋味。
 
以我对这件事的理解,因为公众场合互相蹭到是经常发生的事,很多网民(尤其是男性网民)代入感会非常的强,这种愤怒的来源并不是清华所说的网络炒作,而是大众情绪的引爆。
 
我对这事的态度是旗帜鲜明的:这女生不知道让别人“社死”(社会性死亡)是极大的惩罚,这种极端处理方式非常容易把小事情扩大化。
 
如果你是男性,换成你是那个清华男生,要不是有监控记录给自己证明清白了,那真是百口莫辩。
 
如果你是女性,想象你家人(爸爸、哥哥、弟弟)遇到清华男生这个情况,那你整个家都要塌了。
 
或许她是大二女生,还不懂事,但很多性格在这时候已经是定型了的,未必那么容易改。
 
但这种极端人格真的是危害巨大。我今天引申这个事件,讲一下它的危害性。
 
这清华女生处事的方式,至少在这事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一开始就把所有牌一把梭,把别人的后路断绝,丝毫没有商量余地。
 
只要你有一定工作年限,生活阅历,你一定会遇到过这种人。我这些年工作和很多人打交道过,这种人数量比较少,但是确实遇到过,而且我写这文章时想起一些和这种人打交道不愉快的事,极端的不舒服。
 
工作、生活中,其实好多事情都是处在某种灰度中,不是那么跟小学数学那样分得清123。即使是有明确的制度条文,也同样存在着很多涵盖不到的情况。
 
稍微高一点认知的成年人,应该都能理解这点:OK我尊重你,虽然我们意见不同,意见分歧是日常生活很正常的事。
 
但是,这种人一上来,直接就是毫无商量余地。
 
我见过一个很奇葩的例子,具体不说了,但是永远一副受害者心态,动不动就要去跟别人打官司、上法院。
 
你有心观察周围的现象,会发现不少这种事例。我说下我见过的:
 
看电影,后排的进出推到前排的位子,直接一来就恶言相向,两人大打出手;
 
商场里两个小孩打闹,某个家长觉得自己孩子吃亏,直接把另外的孩子推到,引发两家狂殴,小孩吓得哇哇叫,商场报警抓人;
 
马路上某方插队,导致后排路怒,直接油门一踩两人在深南大道上直接追逐爆粗互撞……
 
我跟这种人打交道的感觉:我真是艹了,只有别人让着ta,ta认为的事情永远都是对的,地球是围着ta转的。
 
吃过这方面的教训之后,所以我一遇到类似的人,就心里默默记下,然后敬而远之,这辈子坚决不能有任何来往。
 
后来,我发现这类人在生活中普遍不如意,一出校门不久,就日渐夕阳。
 
因为很多事情是互相妥协、商量的,但是这种人到处跟别人计较之后,时间一拉长,周围的人都对ta产生了畏惧的心态,那当然有什么生意往来也别想了。上司也不会给这种人加薪升职,恨不得ta赶紧跳槽走。
 
丝毫不给别人一条路,导致自己也无路可走。
 
其实后果还不仅于此,一开始就把别人逼到绝境,非常容易引发别人不顾一切的报复。
 
在清华女生这事上,我在微博上问了这个问题:假如你是那个被污蔑的清华男生,但是很不巧那里没有监控设备,你怎么做?
 
这问题引发了大量的留言,很多人表示遇到这种情况真的很无助,但是确实是有那种“我被你社死,那我也得把你搞死”的心态。
 
贴一些相关的回复:
不知道这女生知不知道,万一真的把别人逼得无路可走时,别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行为就真的可能会出现了。
 
我最近在看《孙子兵法》。《孙子兵法》的军争篇提到“围师必阙”。
 
它的意思是:如果自己拥有绝对优势,包围着敌人时,不要围困死,而是留一个缺口,以免敌人做困兽之斗。
 
面临绝境时,人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给别人一条路,也是对自己的保护啊。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