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简单的事?还是难的事?

简单的事?还是难的事?

先说一下对市场的看法,最近市场一直出盘整阶段,持续了3个多月了,我们判断这属于牛市中期的盘整,而且应该离盘整结束不远了。

 

但是提醒各位粉丝,这个阶段选股特别重要,应为有些价值股已经贵出翔来了,这个时候参与,结果不会太好。但是4000家上市公司里依旧能找到很多价格合理的好公司,具体我就不点名了,各位努力去找,一定能找到。

 

这几年看了很多关于决策的书,发现这其实是一门很深刻的学问,就是你做选择的时候有好多决策框架可供你使用。

 

我们做投资已经十几年了,我们要做了大量的案例研究及复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做价值投资究竟是难事还是简单的事?

 

似乎很简单,就是合理的价格买好公司。似乎也很难,就是涨涨跌跌,总是让人既恐惧又贪婪。

 

如果你是一个长期主义者,你会发现这么些年只要拿着好公司,结果不会太差。如果你是一名研究员,那你的首要工作是推一个季度表现很好的股票。如果一个研究员不断对基金经理推苹果,腾讯和茅台,那基金经理会觉得研究员一直在说废话,基金经理会想“谁他妈不知道苹果,腾讯和茅台好呀?还需要你来推?赶紧给我挖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票来!”这个时候研究员会特别钟情于挖到一只黑马。但是选中黑马的概率低的可怜。

 

可见一个投资者在决定投资之前就有更重要的命题需要解决,那就是我选择什么样的机会进行投资。不能下意识的就摒弃掉那些显而易见的好公司(注意,我不是在鼓吹你去炒大白马)。

 

我认识一个天才研究员,这个人可谓是我见过最有灵气的研究员,学历不用说,那肯定是毕业于国内外最一流的高校。工作能力不用说,这个人对新东西的学习能力,分析能力远超同龄人。

 

但是这人有个很大的偏好,就是喜欢挑有挑战的事情做,对于旧的东西提不起兴趣,很容易喜新厌旧。只有面临一个特别难搞懂的问题时这个研究员才愿意全力以赴。因为解决困难的问题才能带来极大的满足感。时间一长我就慢慢感受到了一些不妥。

 

事情的难易一般情况下和事情的价值高低容易混为一谈。大家似乎默认越难的事情越有价值,越简单的事情越没价值。比如高考最后一道大题最难,分值最高。解决最后一题得到的满足感极高。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高考经历,我们那年高考非常难,最后一题当然是最难的,而且还有一道附加题,当然是难上加难。考完后一个学霸说附加题他都做出来了,好厉害!可是最后数学分他的不如我高。原因当然很简单,最后一小题的附加题4分,但是前面的选择题是一题6分,他的选择题反而有丢分。他还不如把时间先拿出来检查前面的题呢。

 

我觉得选择的时候应该做长期最有价值的事情,不管难易(当然大多数情况下,长期最有价值的事情就是很难的,但是他们并不完全一致)。

 

如果一个事情长期都很难做,那你要考虑一下这事情是不是他本身就是违逆自然规律的。比如我们建国后搞的计划经济,真的是困难重重。

 

相比起计划经济,搞市场经济是不是难度更小呢?价值是不是更大呢?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们要有洞见,思考什么是长期最有价值的事情。

 

乔布斯曾经说过很多硅谷的公司有很浓郁的工程师文化,以至于工程师只顾着自己炫酷炫技,把产品搞的技术含量很高,但对用户来说毫无价值,那纯粹就是个垃圾。

 

互联网行业讲究快速迭代,如果你的产品短期不受欢迎,那究竟是你的产品本身没有价值呢?还是它有价值,只是暂时执行不到位,发挥不出来呢?你这个时候很难判断。你只知道做这事很难。你决定继续做下去。

 

但是经过无数次努力,发现还是不行,那你真要好好思考一下是不是这东西本身没啥价值,如果是真没价值那就要赶紧关闭。

 

这一点张一鸣做的非常好,他在创办字节跳动之前试过好多方向 ,每个方向都很努力,一旦发现那玩意潜在价值不行就赶紧换。最后他认识到信息流的价值,果断卖了房去创办了字节跳动,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成功。

 

说回到投资,你的目标是来找到值得投资的公司,并且享受投资带来的回报。我们不是来解决世界难题的,也不是来抬杠的,更不是来证明自己比同行聪明的。

 

所以其实你应该专注于投资本身,寻找长期最有价值的投资机会,仅此而已。芒格说过,到鱼多的地方去捞鱼。真是至理名言。你的目的不是炫耀钓鱼技巧的,而是来钓到足够多的鱼。

 

跟大家讲个真实的案例,南非的Naspers,他最成功的一笔投资就是腾讯,是腾讯的最大股东。目前这公司的市值里面有将近80%是腾讯贡献的。

 

但是除了腾讯他还投资了很多很多公司,主要集中在互联网领域,普遍不太成功。很搞笑的一点在哪里呢?

 

他在中国投了腾讯之后,几乎很少投资中国的其他互联网公司了。反而是去投资了印度的,阿根廷,巴西,俄罗斯的互联网公司。

 

腾讯之外的投资回报只能是麻麻碟。他们认为自己能在那些国家里面复制在中国的成功经验。我当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中国的互联网红利才刚刚开始呢,怎么能吃一口就走呢?难道中国已经足够成功,已然不能激发他们挖掘的兴趣了么?非得去印度,拉美和俄罗斯这样的困难户里面掘金?

 

那些国家美其名曰是下一个中国,但是我看很难有下一个中国。乐视网也自诩为下一个苹果呢?投资者干嘛不直接去买苹果呢,还费那心思去买“下一个苹果”。

 

周末在家啰嗦了这么多,希望对大家有点帮助。喜欢的朋友就点个赞吧。

 

 

 

 



推荐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