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马云话说得太满了

马云话说得太满了

今天先把昨天的仓位调查数据给大家吧。
 
 
昨天的平均仓位是79%,又落入到了低人气的区间了。我把7月以来的数据都贴到图里,一目了然。
 
 
基本上就在76%-83%这个区间,跌到78%的时候市场就出现短期的低点,涨到82%的时候市场人气就高涨到某个高点。
 
不过我估计这个只是在震荡行情是这样,单边行情是会持续高或者持续低的。之前我做过类似的数据,其实对人气指向蛮有效的,这是个典型的反向指标,人气低的时候是好的进场时点。
 
估计接下来又是某个好的进场时点了。
 
你问我市场要震荡到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已经持续3个月了。我对市场的长期趋势看法就是牛市,其实走得慢一点对很多人都是好事。
 
今天看到马云的一个会议说话,我还挺诧异的。
 
这个会叫“外滩金融峰会”,它的级别非常非常高,有正国级的领导参与并且做了发言,还有前任、现任央行行长都发言了。
 
不过,在这些发言中,唯独是马云的发言,显得特别另类。因为这些大领导的发言,几乎都是围绕着“防范金融风险”、“防止金融脱实向虚”这类的中心思想去做的。
 
而马云的整个发言主旨,是反着来的。
 
我觉得他的发言有几个核心内容,附带上我自己的一点看法吧:
 
1、不能因为P2P把整个互联网技术带来的金融创新给否定了
 
他这段话是在给互联网金融做洗白:“今天不能因为 P2P把整个互联网技术对金融的创新否定了,其实我们要想一想如果全国几千家P2P犯金融公司的错误,是不是我们其它地方出了问题?”
 
2、银行是当铺思维
 
马云这段话,直接抨击了现在的银行体系:中国的金融的当铺思想非常严重,影响了很多企业家。有些企业家要把资产全抵押出去,压力非常大。还有一个习惯,银行喜欢给不需要钱的企业贷款,拼命的贷,结果让很多好企业变成坏企业。
 
3、中国不是金融系统风险,因为没有系统
 
马云的原话,这句话特别猛,不知道当时在场的官员怎么想的: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我们的金融还是“青春少年”,还没有完全成熟起来。
 
他指出,缺少健康金融系统,旱的旱死,涝的捞死。创新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为未来担当,不能用昨天的办法来管未来。
 
4、蚂蚁已经定价好了
 
在这个会上,他也提了几天后的蚂蚁集团的IPO:“这么大一次全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上市,在纽约以外定价,这是第一次,在五年前甚至三年前,我们想都不敢想,但是奇迹就这么发生了。”
 
我的一些看法:
 
我对“创新”其实是一直持极其正面的态度的。但是,唯独是金融创新,我却不这么样看,我认为金融创新是要慎之又慎的。
 
因为,人类过去几百年的金融危机,都跟金融创新离不开。
 
马云拿P2P来说事,说这个不代表金融创新,但你翻金融史去看,哪一次大型金融危机,不是金融创新在兴风作浪?
 
在P2P刚兴起的时候,我对P2P就持强烈的批评态度,是因为我从金融的本质去理解,它就是劣质资产匹配给不合适的人。但这个事情,直到这两年才揭开面目。
 
我理解有些金融创新是能促进社会进步的,比如移动支付,极大的便利了整个社会的支付,也带来了极大的投资机会。
 
但分辨哪次金融创新是真的改进社会,哪次金融创新是会带来很大的危害,实在是不好说。
 
甚至是同一件事情,把握的度不同了之后,它的性质就完全变了。
 
比如美国两房的设立,本来就是起着“居者有其屋”的良好社会理想,一开始运作也非常好。
 
但是做着做着,随着金融创新、金融工具大幅度的拓宽,性质完全变了,最后酿成了世纪金融危机,把很多人的财产席卷而空。
 
金融创新和技术创新,不能因为带有“创新”而一视同仁。我换成监管层的角度,其实去看这些创新,也非常复杂。
 
像数字货币,你监管过度,把它们都拍死了,那自然就消灭那些发行空气币骗钱的人。
 
但是,万一你拍错了,而它最后被证明是一个世界性的变革技术时,这不就重蹈当年闭关锁国的覆辙了么?
 
监管也不是,不监管也不是,其实真的是很难选择。
 
中国15年那轮股市暴跌,跟金融创新是分不开的。当时搞了融资融券,又有场外配资。对于熟悉杠杆特质的人就知道这是个很危险的事情。然而,等到最后搞得规模越来越大,不可收拾的时候,灾难就来临了。
 
我从马云的发言来看,确实这些年创新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发展机遇。然而新的金融工具、新的金融创新,全都属于未知领域,话说得太满大干快上可不是个好的做法。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