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最近有个政策挺拉风的,就是很多城市都允许摆摊了。

我最早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成都。

今年3月的时候,成都出了个文件,名字很长:《成都市城市管理五允许一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助力经济发展措施》。

这个文件规定,在保障安全、不占用盲道、消防通道,不侵害他人利益,做好疫情防控和清洁卫生等工作前提下,允许在一定区域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和夜市、允许临街店铺越门经营、允许流动商贩在一定区域贩卖经营。

反正,就是率先开了大城市允许摆摊的措施。在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之下,带来很多就业问题,所以当时就获得了非常多的点赞。

前阵子,央视新闻特别节目《晚八点 云上会》连线《两会1+1》中,白岩松点赞成都“接地气、烟火气”,同时叮嘱卫生健康也要跟上,“在市场秩序以及卫生健康方面,是绝不能够减量的”。

成都这个摆摊,效果如何呢?

这个是总理的原话:

“前两周我看到报道,西部有城市按照当地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摊位,一夜之间10万人就业。”

看见没有?一夜之间增加10万就业。如果全国的城市都跟进,上千万的就业机会就出来了。

创造就业机会,这效果是杠杠的,非常显著。

到今天,其实很多城市已经都在跟进了。

 

 

我查到的消息,目前南京、陕西等地方已经行动了,我相信更多城市也会跟进。

看了这几个地方的做法,其实是有很多细则差异的。比如摆摊是什么地方允许摆摊,时间点如何等,有执行层面的差异。

不同地方一起行动的背后,其实是有一根指挥棒也在起作用:中央文明办的考核制度变化。

5月27日,中央文明办发布消息:为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已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推动文明城市创建在恢复经济社会秩序、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我做个汇总吧:

因为疫情出现,造成很多就业问题。为了解决就业问题,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各种扶持政策允许摆摊。

接下来分析,为什么像成都那样,一允许摆摊,就能解决大量就业问题呢?这背后是什么原理呢?

 

我自己是在小地方出生的,摆摊对我来说是特别正常不过的现象。来到大城市,因为市容市貌等问题要求,摆摊是不被允许的,或者是在特别有限的地方展开。

 

我看到成都那个解决了就业问题,也很惊讶,做了很多分析后发现,真的非常牛逼。

允许摆摊,是特别精准的针对中低收入人群的减税措施。

 

这也是全文的最核心结论了。

 

理解这个,要明白商品流动的常识。

 

通常我们买到东西,是分为生产商、经销商、消费者三个层面的。

 

生产商,就是工厂啊、公司啊,把东西给造出来的那批人。

经销商,就是从生产商进货,然后找到要买东西的人。这里摆摊的人群,算是某种“经销商”。

消费者,就是买东西的人,平时就是你我这种普通人。

当然我这个是高度概括的了,一个物品的流通背后是需要庞大的经销体系的。像你在便利店里买瓶可口可乐,它会有几级的经销体系,各厂商根据自己的情况会有很大差异。

 

能直接触及消费者的,就是各种商店啊、网店啊,现在还有直播。

 

有必要插一句:我们在网上看到的网红直播,官方已经给了个正式的名称,叫“直播销售员”。

从本质上讲,这些网红就是在网上摆摊……真的,这句话没有歧义的意思,但真的就是这样。

但是,直接接触这些消费者的,卖出东西的,不管是直播、商店、网店,他们都要承担两笔避不开的支出:税费、租金。

而允许一般人摆摊,本质上就是国家把这两块支出给免掉了。所以我给的结论是"特别精准的针对中低收入人群的减税措施"。

 

这个政策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有几点理由:

 

1、中低收入人群得以减免税费和租金了,高收入人群并不会也跟着凑热闹去摆摊,人群非常精准。减税是要讲究效果的,政府花钱要有的放矢,给有钱人减税效果并不一定好,而且道义上也说不过去。

2、让普通人群把通路渠道扩大了,对生产商是非常好的事。一件商品如果只能在阿里的平台上卖,那收的电商税肯定是要高得不得了。允许摆摊,能增加个体人群对大公司的竞争力:后者需要承担很多税费租金,前者不用。

3、这是一种做蛋糕思维,解决了更多人的就业问题,其实国内的消费力也会得到提高,没有钱就没法消费嘛。

4、不用滋养懒人,美国那样的发钱形式虽然感觉上很好,但是负作用也很明显:有很多低收入岗位的干脆就不回来工作了,反正国家发的钱也跟自己赚的差不多。

5、不用增加财政负担,国家发钱的形式固然是爽,但国家财政最终还是取之于民的,它今天给我们发了,明天就找我们要回来,寅吃卯粮总归是一件不可持续的事情。

好了,就写这么多,希望能浅显的你一眼就懂。

 

话题:



0

推荐

侯安扬

侯安扬

882篇文章 1次访问 135天前更新

深圳市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