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今天的日志,主要是最近几天我查数据看资料的一点思考。
 
这个思考的落脚点,其实是围绕着最近的一些政策来的。自疫情以来,出的最大政策,怕是上周政治局会议的那几个点了。
 
我这里不复述,前面的日志已经有过了。其实整个指导的重点,就是要想尽办法保民生。
 
重点就在于财政大发力,狂支出。
 
从灾难本身来看,各国到这个时候,都得发力,这个是政府的义务,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
 
不管是哪国的政府,灾是要救的,民生是要保的,这个是最基本的责任,不用多说。
 
现在肯定没有具体的数据,刚开完会呢,还得落实下去。但是我们从会议的文字里去看,这时候考虑财政能省多少钱是次要的,甚至是不考虑的。
 
但我们做投资,要明白一件事,这些行为、举措到底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可能会带来哪些机会,哪些风险,要评估。
 
我用一个最常见的指标:财政盈余占GDP比例,来看共和国过去这么多年,会什么情况出现大笔的赤字。
 
这个就是从1952年到2019年的数据。
 
 
几个点可以说说。
 
1、我们国家的财政赤字是常态,财政盈余是偶然的。上一次财政盈余,就是在经济特别过热的2007年。再上一次,就是1985年了。
 
2、国家在财政盈余的时候,也没盈余多少,最多就是GDP的1%了。
 
3、国家财政赤字大增,几乎都是遇到大事的时候。最明显的几件事:1958年-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时期;1974-1976年,文革末期;1979年,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1998-2000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次贷危机。
 
4、这几年的财政赤字情况,越来越大,已经达到了过去70年的最高点。要知道,这可是在疫情发生之前。今年出现疫情,毫无疑问,财政赤字会创历史新高。
 
5、财政盈余时,撑死也就占GDP的1%;财政赤字时,基本都达到GDP的3%水平。这里天然有不对称性,对政府来说,花钱容易,存钱难。
 
6、过去这么久,财政支出累计产生了24万亿的赤字。在赤字的年份,平均占GDP比例是1.6%。
 
那财政狂支出了,后面会容易出现什么情况呢?
 
你看,过去70年,财政一直都赤字,都没问题,那是怎么解决掉的呢?这个就是铸币税的秘密啦:靠通胀。
 
打个比方,政府今年借了你1个亿,假设不用还利息,明年还你1个亿。但是因为通胀,明年的1个亿只相当于现在的9500万了,那政府就少还了500万啦。
 
这个是最基本的原理。
 
要是直接开征新的税收,难度挺大,不管是消费税、还是房产税,都直接被各种抵触。但是通过通胀去减少还钱,那是最容易的。这个就变成自然的选择。
 
我把通胀的数据也贴上。
在之前列的那几个大的事情里,有几个,随着财政支出大幅度增加,后面通胀也跟着走高。
 
不过,因为宏观经济是特别复杂的,它也不一一对应。比如1993-1994年是大的通胀时期,是南巡了之后全国各地建设项目大开干,当时引发了一波房地产泡沫。
 
1998年财政大支出,当时因为外围经济缩水,需求骤减,反而有通缩压力,但是因为有各种改革的利好,抵消了通缩的压力。
 
但是,大体上还是对应一个情况:政府现在大支出,未来的钞票就容易变毛。而且时间间隔也不会太远,紧接着1年就有。
 
我个人的看法,在不远的未来,通胀是可见的,能到多少取决于财政赤字的程度。
 
说了这么多,有个小结论:在中国,守住钞票不变毛,真的难呀。大概又会有后台回复:利好茅台(600519.SH)了吧?
话题:



0

推荐

侯安扬

侯安扬

882篇文章 1次访问 135天前更新

深圳市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