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2020年2月21日
 
昨天市场大涨,我们的基金也大涨,大家心情都跟着好,感觉对疫情的战斗胜利在望。我自己也是,这个假期其实基本都没休息到,全拿来去研究疫情指导投资和生活去了。
 
不过,这么多天的好消息,到今天就开始有点戏剧性:监狱系统爆出来疫情在里面蔓延。
 
我倒是想起来我1月份做的关于2003年SARS疫情的研究。在当时,在全国范围的疫情得到控制之后,依然后面会有零星的疫情。这次在非湖北地区,又是这样,但我认为无碍大局。
 
不过,监狱的疫情蔓延数据,倒是让我看到了一个事实:高密度的工作生活方式,容易带来疫情传播。
 
这次疫情的几个事情是可以佐证这个结论的,不过我相信大家也知道这个属于常识范围了。
 
监狱肯定是个很典型的例子了,那么多人在一个小范围的空间内同吃同住,生活和工作一体化,对疫情传播极其有利。山东省任城监狱确诊200例,它一家监狱就顶得上很多省份的确诊病例。我看了一下,要是把它算成一个省的话,全国31个省市,它能排到第19名,比13个省份的确诊数都多。
 
另一个例子就是著名的游轮钻石公主号。到我写文章这会儿,它已经确诊了634例了,把它算成一个国家的话,仅此于中国大陆,排全球第二。
 
让一个病例在高密度的空间里待着,那简直就是病毒传播的天堂。当然,也跟它们的封闭性有关系。然而,你如果换股四周,现在大中城市,无论你是工作还是生活,这种超高密度的生活早就已经成为中国的现状了。
 
写字楼、高层住宅、高密度公共交通……这些玩意全都是我们今天每天都接触到的,你辛辛苦苦防疫好了,结果旁边来了个病人,但是你毫不知情,不知不觉就只能被连累到。
 
但是相反,如果你是相对低密度的居住和工作,至少被波及的概率就会低很多。
 
我想起当年2003年非典时期著名的案例:香港淘大花园。当时这个小区就有321人感染,42人死亡,分别占了香港疫情的五分之一和七分之一。
 
香港的居住性质,也是高密度的,你看这个平面图就明白了。
当年重灾区的是图里的E栋,占了感染数的41%。红色圈那几栋,占了感染数的82%。
 
我们今天无论是北上广深,还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武汉,其实都是沿着这种超高密度的规划来的。这背后的原因,一个是经济力量在推着,因为高密度对经济发展是有利的。
 
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土地出让太少。按照现在的土地制度和卖地挣钱的模式,大城市有十足的动力出售少的土地,和规划更高密度的空间。
 
当然每个人对这个东西的看法不一定一样,我自己的看法,是城市应该高低错落,不能只把人都堆到一个特别小的空间里。过去这么多年的发展,只讲经济利益,现在来看是真的不够,至少在疫情之下,这种做法会造成经济极端的脆弱。
话题:



0

推荐

侯安扬

侯安扬

882篇文章 1次访问 135天前更新

深圳市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