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文 | 侯安扬
这两天朋友圈的评论翻车。因为我们国家大举投资非洲。算上这笔600亿美元,过去6年中国在非洲砸钱1200亿美元了。
对非洲极度不了解,我不想做过多评论。
不过由此联想到一个投资界大佬,就是巴菲特。巴菲特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基本上只投资在发达经济体:以美国为主,加上德国、英国、以色列等。
 
在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不是没有:中国(中石油、比亚迪),以及最近投了印度的支付企业。但是,占比非常低。
 
可以说巴菲特的投资绝大部分都是以发达经济体为主。
 
在2013年股东大会上,有问题问到他对新兴市场的看法,巴菲特和芒格是这样回答的:
 
他的意思是:美国本土投资最好。新兴市场的投资需要谨慎,因为他的优势不在这里。
 
芒格的嘴更毒一些,直接甩了这么几句:
 
 
芒格的意思是说:新兴经济体就是个炒作的概念(有没有像新兴产业)。
 
他们的投资风格,是保守稳健。连中国、印度这种大块头的市场都比较谨慎的去下注,更别说到中东、非洲去了。
 
但是,巴菲特很少说别人坏话,为什么不投资新兴经济体,他很少说。对于中国市场,说了一堆好话后,倒是说了一句坏话:中国市场投机性太强。
 
我们想去找他基于什么原因对新兴经济体不愿意过多下注时,比较困难。但是往相反方向走,找他为什么一直在发达经济体、尤其是美国本土,反而容易。
 
巴菲特是这样评价自己的国家美国的:
 
“1776年,美国将市场经济、法治和机会平等等结合起来,激发人的潜能。在短短241年中就将我们的原始村落和草原变成了96万亿美元的财富。”他写道,“在未来的发展岁月中,我毫不怀疑美国可以为很多人提供财富,为所有人提供体面的生活。我们不应该将就。”
 
这里就比较能清楚的说明他对美国的认同,就是来自制度(市场经济、法治、平等机会),这制度能激发人的潜能。
 
而新兴经济体,绝大部分都没有具备这3个条件。
 
如果要投资非洲,或者是东南亚,或者是中东,其实等这些国家具备了这些制度后,完全来得及。如果没有这些制度作为支撑,其实投资很容易打水漂。
 
比如我们国家过去投资的委内瑞拉。在2009年时,也是看似一片光明的投资。
 
到了今天,委内瑞拉已经成这个样子了:
 
已经到了没有食物这一阶段。那可想而知我们国家之前在委内瑞拉的投资,就……呵呵哒。
 
站在10年前去看委内瑞拉,有这全世界最高的石油储备,才10年时间怎么就走到今天了呢?如果没理解需要一个完善的国家制度去支撑,这种投资就是赌博。
 
而巴菲特的投资,给了我们很强的借鉴思路。赌国运并不是横下一条心去赌,而是有根据去赌。
 
在全球的资本市场里,能提供超过百年的持续不断的回报,目前只有美国一家。
 
我们用这个就是美国的“国运”,而巴菲特的职业生涯起点1956年,就是图中的标注。从1956年到现在,美国的人均GDP从2600美元涨到现在近6万美元。这个速度,是年化5%。看起来不快,但是持久。
 
而美国过去百年里,经济遇到问题的有好几次,有比较严重的两次,一次是上世纪20年代末的大萧条时期,第二次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
 
把这根曲线放大细节去看,其实是这样的:
 
大萧条时期整个美国经济,几乎是花了10年时间,才从坑中爬出来。
 
而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时,处理得当,并没有花很大的代价。
 
遇到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长期停滞不前,甚至倒退。
 
再看一个反面例子:阿根廷。有统计,从20世纪下半叶以来,阿根廷已经发生过大大小小的危机9次了。看看它人均GDP的图:
 
这种坑坑洼洼的图,跟美国人均GDP那流畅的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是这个悲情国家的真实写照。每发展一段时间,就遇到危机。像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本世纪初的危机,几乎都需要花10年的时间才能爬出来。
 
到今年,阿根廷的经济又出问题了。今年比索兑美元已经跌幅近50%。这么惊人的幅度,意味着阿根廷的人均GDP,倒退到上世纪90年代的水平了。
 
在60年代,阿根廷人均GDP达到了美国的35%水平。到今年,估计已经到了10%左右。
 
而它的通货膨胀,是长年累月的高。即使在正常年份,也经常处于10%水平。在90年代时,甚至有到3000%的荒唐程度,货币如同废纸。对比美国的长期通胀水平,基本就是1%-3%水平。
 
这里要说明一下,经济危机是一种“国家有内在问题”的表现形式,它之所以出现,是社会经济本身有某种问题积累。防止经济危机,其实是要解决内在问题。
 
我们现在整天喊着“防金融危机”,这个提法本身就是要解决自身问题的意思。如果只是喊这个口号而把自身问题不断的拖延,是无济于事的。
 
这些内在问题,包括但不仅限于:过度负债发展,无节制的财政支出,政治局势不稳定……
 
针对不同国家的不同命运,其实已经有很多研究。这里要免费无偿的推荐一本书,《国家为什么会失败》。
这本书的作者是MIT的教授德隆·阿西莫格鲁。很讽刺的是,他的祖国土耳其今年就进入了危机模式。他旁征博引做了很多国家的发展历程研究……
 
从罗马帝国,到拉美国家,到美国……
 
最后,他给出一个结论:人为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对国家经济成功至关重要,成功的国家是“包容型政治经济制度”,会鼓励人的生产和创造。
 
他的结论,和巴菲特的其实是不谋而合的。我相信巴菲特并没有参考他的,但是在他长期的投资生涯中,他对发达经济体的高度认同,信念就是:好的制度促使人的潜能发挥。
 
这制度,是完全可以观察得出来的。一个国家具备这些东西了,再介入投资,安全系数大大提高。否则,很容易迷失到某个阶段的经济指标的好看之中。从目前的世界经济版图来看,国家取得一时的成功相对容易,但是守得住不后退,是非常难的。
 
限于篇幅,就不做过多介绍这本书了。
 
最后,摘录一下近期巴菲特和芒格对中国的看法。
 
 
话题:



0

推荐

侯安扬

侯安扬

882篇文章 1次访问 135天前更新

深圳市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