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小善这两年

小善这两年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也是今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
 
我做点自己的总结吧。
 
小善指数从去年初到今天为止,涨了141%。同期沪深300是73%。
 
 
基金跟小善指数差不多,这两年累计收益比小善指数略高一点。但是因为里面持仓的个别公司、占资产比重有所不同,所以也有些差别,但是总体上还是比较同步,因为选股就是一个体系下的。
 
今年的收益,只能是中规中矩吧。
 
有点非常遗憾,今年特别看好、也一直在小红圈里分享的个别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基金没法买,它们涨幅达300%以上,这种机会量级是极大的,错过非常非常的可惜。
 
另一点,疫情对我的持仓冲击,非常之大。以小善指数为例,在疫情之前,小善指数的超额收益是42%,结果疫情带来股市的大跌,小善指数因为行业分布的原因,超额收益一度跌到了7%。
 
去年一年,超额收益40个点,怎么看都是特别棒的,一下子都被打蒙了。
 
我本来以为有适当分布的行业就够了,没想到疫情还能够做个不同的划分……
 
说一下我的教训&收获。
 
1、疫情对投资体系的再认识
 
疫情是今年避不开的话题。
 
其实我在年初,很早就做了疫情的分析和跟踪。
 
疫情是所有人在2019年都没法预料得到的东西,引发了百年不遇的变局。这事让我发现:没有什么事情是必然的,只能立足于当下去评估和分析。
 
这个是投资哲学的彻底转变,因为我自己对很多东西的看法,之前还有“它必然会如此”。但是,等疫情到来,很多人、很多事,它开始发生质的转变。
 
跌下去的,不必然会上涨,也不必然会继续下跌。
 
涨上去的,不必然会下跌,也不必然会继续上涨。
 
设想一下:如果没有疫情的出现,那英科医疗今年能涨成这样吗?
 
如果没有疫情的出现,那上海机场今年股价会是负的吗?
 
有些人因为疫情出现而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没有疫情出现,他们是不是也不必然今年就得跟这个世界说再见?
 
这让我意识到什么叫“无常”。
 
到了下半年,还有很多事情没见过的,也开始出现了:蚂蚁集团,全球最大的IPO,说被停止,就被停止了。
 
不可一世的互联网公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监管风暴。
 
这到底是必然的,还是不必然的?
 
这个是哲学层面的分界。
 
2、体系的升级
 
今年其实一大工作重心,是想把投资体系升级了。
 
现在的小善指数,我们内部称为小善1.0。是我们在2017年初,懵懵懂懂的按照对巴菲特投资体系的模仿。
 
 
巴菲特说投资要看公司,找有强大护城河的公司,还要有合理的价格。我按照对他的理解,找了一批股票。
 
没想到,这批股票到18年底股市最惨烈的时候,居然还有很好的回报,顿时让我对投资的见识又上升了一大步:原来他老人家说的是真的。
 
这批股票如果从17年初拿到现在,回报快到了350%。1个亿,变4.5个亿。
 
我真的很想抽自己耳光,为什么不早点形成投资的信仰,为什么不早点买这些股票然后就躺赢。
 
一直懵懵懂懂在做事情,从来没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在正确的路上做事情,这是特别大的醒悟。
 
而这些年的工作经历,让我还见识到极少数人那登峰造极的投资回报。
 
这跟钱无关,而是某种投资的艺术,到了艺术大师层面。前阵子有朋友跟我说了一句话,其实就是引用李安的:
 
“我已经看过了大海,我不能假装没见过”。
 
当我见过这种登峰造极的投资艺术时,顿时知道有人能做到这个份上,实现神一般的投资。
 
见过了,自然也想到达这个级别。但这个级别我现在很清楚,并不是想到就能到的。
 
为了去接近这种投资,我做了非常多的探索。其实很多探索都是失败的。
 
这跟钱无关,纯粹只是一种境界的追求。
 
希望来年,能把它——小善2.0,实现出来。
 
3、加法和减法
 
人到中年,很快会面临很多困惑。
 
我发现我走出一些困惑的方法,是做减法。
 
我摒弃了很多之前很多做法,砍掉了无用的社交,连人际网络都不停地去删减。
 
一顿猛操作后,发现:真tmd爽。
 
为什么那么蠢,不早点去做减法呢?如果20岁那会就能这样认识,该有多好。
 
有一阵子,一直很后悔这事,觉得自己浪费了时间。
 
直到见识到某些事情之后,才意识铃木俊隆说的一句话:“向东二十里,就是向西二十里”。
 
如果我不经历一些不好的事情,就没法知道一些好的事情的价值。
 
如果没有尝试过很多失败的路,就没法知道正确的路,它对自己意味着什么。
 
慢慢的,也就不去沉浸在过去一些失败的事情上了,只需要不断吸取教训,纵情向前。
 
一位年轻人曾问乔布斯:你的智慧从哪里来?
乔布斯回答:来自精确的判断力。
年轻人又问:精确的判断力从哪来?
乔布斯回答:来自经验的积累。
年轻人再问:那你的经验又从哪里来?
乔布斯真诚地回答:来自无数错误的判断。
 
没有加法在前,就没有减法在后。



推荐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