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做了什么?

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做了什么?

今天回顾一下20多年前的一场危机,当时是源于外部环境的变化。事后来看,针对当时的危机做的很多变革,影响深远。


可能大家不知道,最近出的很多政策,有非常多的变革意味。以史为鉴,我觉得有必要去理解之前我们国家在这场危机中做的事情。


1997年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引发了一场波及东南亚的金融风暴。


这场始发于泰国的金融风暴被称为亚洲金融危机。


这场危机中,大陆地区虽然受到影响,但由于经济体制的半开放性质而没有受到重大打击。受影响程度相较于泰国、印尼和韩国相对较小。


危机发生后,朱镕基在1997年12月12日在接见中国银行、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海外机构总经理会议代表时讲话,提出了3点教训。


第一,经济结构必须合理,不能搞泡沫经济。


第二,必须有一个健康的、完善的金融监管制度、金融体系,我们现在还没有。


第三,我们国家还是要有储备。


因为当时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没有特别大,所以更多的是一种警醒作用,一种未来改革方面的提示。


所以在这个阶段中,朱总理做出了哪些举措来应对危机呢?


首先,是加强金融监管、整顿金融秩序。


他认为亚洲国家的发生的这些问题都是因为中央银行根本不起作用,而银行又非常腐败。不仅如此国有银行还受地方行政干预,一些银行贷款是受地方政府指挥。


这样肯定是不行的,国家的金融体系若是都是讲关系、讲交情,肯定无法发挥他本身的作用。金融秩序的改革刻不容缓。


其实,1993年7月7日,时任人民银行行长朱镕基同志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就作了重要讲话,要求银行系统的领导干部要严格执行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16条措施,明确“约法三章”,在全国部署开展金融秩序全面整顿工作。


第一,立即停止和认真清理一切违章拆借,已违章拆出的资金要限期收回。


为了更好的量化清理的情况,这里还有个期限,各银行要在当年8月15日前,将违章拆借给非金融机构的资金全部收回,拆给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金先收回50%。有其他情况的也要先提前上报总行声明。


第二,任何金融机构不得擅自或变相提高存贷款利率。在这之前,银行各自通过改变存贷款利率来搞“储蓄大战”。不仅如此,某些金融机构还会收回扣,搞关系户。


第三,立即停止向银行自己兴办的各种经济实体注入信贷资金,银行要与自己兴办的各种经济实体彻底脱钩。如果以前违反的呢,要限期收回。


不仅如此,1995年6月30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还通过了《关于惩治破坏金融秩序犯罪的决定》。对金融秩序破坏的违法行为进行打击。


从这一年开始,到1996年大刀阔斧的改革,全国金融秩序好转。但是,还是存在严重违法违纪造成的金融风险,还有资不抵债,不能偿还到期债务的金融企业。革命尚未成功啊!


金融危机发生后,金融秩序的改革变得愈发重要。


1997年11月,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会后联合下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金融改革,整顿金融秩序,防范金融风险的通知》。


年底,成立了12个专题工作小组。包括中国人民银行管理体制改革、证券管理体制改革、完善金融系统党的领导体制小组等等。


1998年5月22日,人民银行召开全国“加强金融监管、整顿金融秩序”电视电话会议,为了解决资不抵债,不能偿还到期债务的金融企业问题。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戴相龙的回忆录里,2000年7月31日,镕基同志约他谈话,要求严格控制省级政府借款、使用、归还办法。


而到2000年底,基本实现199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三年改革整顿的目标。


这三年间,全国整顿银行账外账,处理有关责任人5200多人;查处各类非法集资案件4000多件,涉及金额500多亿元;全国41个非法股票交易所全部关闭,期货交易所从14家撤并为3家;严肃打击保险公司不法行为。


可以说,这场金融秩序的改革在亚洲金融危机前就初见端倪,因为金融危机,更加加速了金融行业的规范化。


不仅如此,因为宏观经济的下滑, 连年弱市,市场信心接近崩溃。为了重振股市,1999年的5·19救市”,朱镕基主持出台了八大刺激政策,使股市在短短34个交易日内,涨幅超过了70%。多年以来,股民们都很怀念“5·19救市”啊。


这算是一种用行政的方法救市,在当时宏观经济不好的情况下,希望能通过行政的手段刺激股市,提升股民们的信心。


除此之外,朱镕基还推动了国企的上市。


当时国有企业资金困难,朱镕基主持、推动了国有企业上市,帮助国企解决了部分资金问题。上世纪90年代朱镕基开始主抓经济时,正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时期,特别是国企。


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后,大量债务压在银行身上,银行几乎陷入破产的境地;国企效益也非常不好,不得不采取让3000万人下岗的办法。


所以,朱镕基推动了国企的上市,让中国股民帮助国家渡过难关


不仅如此,他还对四大国有银行,工、农、中、建,不良资产的剥离,以及引进海外战略投资,让四大行和后来的招商银行等上市。


这是由于在2000年左右,四大行基本上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官方统计的不良资产率是25%左右。由于中国经济的融资大部分都来自于信贷,如果银行走到破产边缘,中国经济也就走到破产边缘。


危急关头,朱镕基建立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把四大行的不良资产全部划出来,大约有1.4万亿元,进行对口接收,之后四大行的债务相对就轻多了。


然后要求四大行建立现代公司制度,寻找海外战略投资者,比如美国花旗银行等,同时通过财政部向四大行发行特别债券1.5万亿元左右,使其从病入膏肓转向健康发展。


到2004年,国有银行开始上市,2007年的“大牛市”靠的就是这些央企。朱镕基为这波大牛市奠定了基础。


总的来说,1998年到2003年这五年,面临着世界经济不景气,亚洲金融危机对亚洲许多国家都造成了灾难性的影响,同时也面临国内自然灾害,包括1998年的特大洪水,1999年的相当大的洪水;又正赶上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国内市场不景气,生产萎缩,造成1997年1000万职工下岗失业。


也算是不平凡的五年。


做个总结:

1.金融监管和金融秩序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格外重要,稍有不慎,可能会造成危机。


2.朱镕基是难得懂经济的干才,做了很多大刀阔斧的改革。


3.每当遇到危机时,大家也可以把从前危机时的应对策略拿出来看看,或许能受到一些启发。毕竟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码了这么多字,点个“在看”,支持一下啊!



微信号 : 侯安扬看投资

投资|证券|私募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