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快速鉴别骗子公司指南(全)

快速鉴别骗子公司指南(全)

 

今天来聊点特别干货的内容:如何快速鉴定骗子公司?
 
我进入投资行业十几年,真正对骗子公司有系统识别,是在11年。那会儿和小伙伴做了很多研究,到后面也看了不少案例,对骗子公司有个初步的认识。
 
这些年我们鉴别过獐子岛(2012年就发现了)、乐视网(2015年)、瑞幸咖啡(2019年)……其实还有好些,点名出来会惹麻烦,我就不说具体的了。
 
做到快速鉴定骗子公司,其实需要一个东西:商业常识。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讲,“快速鉴定”是一件不追求完全100%准确度的做法,但是因为我们时间精力有限,没办法每个去做很深度的研究,就容忍一部分出错率,换取更高的效率。
 
我对平庸的公司都不能忍,更别说是骗子公司了。
 
就跟现在的疫情那样,在初期疫情爆发时,即使快速测试是有纰漏的,我觉得也是需要的,因为这个时候需要更多的是总体效益,有总比没有好。
 
真要做到更高准确率,一定是离不开财务、经营数据的分析和理解的。虽然这年头真正看这两者的人不多,深度理解它们的更少,所以浑水公司那些报告,是真正下了大功夫的,是深度研究的很好学习对象。
 
“快速鉴定”,目的只是起个警示信号,而不是决策依据。
 
其实大部分公司是不值得浪费时间的,对于骗子公司更是这样。我现在已经不会去做空了(听巴菲特的话,准没错),偶尔看资料的时候会遇到这种类型的公司,快速过滤掉。
 
骗子公司反应出的特征,是有些共性的,这个不需要财务知识就能辨识。但确实需要商业常识。如果你连商业常识都没有,那干嘛还来投资呢……
 
下面大体总结一些骗子公司经常出现的特征,如果发现你投资的公司有多条符合,你就要警惕了。
 
1、给你兜售伟大的梦想
 
没有一个骗子不是跟你兜售伟大的梦想的,因为资本市场讲故事给估值的特性,没有梦想的公司很难给估值,所以骗子公司一般都给你特别大的梦想。脚踏实地的公司反而说话比较谨慎,甚至是投资人想往它身上贴概念时都出公告澄清的。
 
不过,得说,产业革命也是有伟大的梦想的,就像乔布斯当时拿了初代iphone那样,不是所有伟大梦想都是骗局。但这个也经常是骗子拿来做简单类比的噱头。
 
一般人很难区分伟大梦想和惊天谎言的区别,其实有商业常识会容易一些。从统计意义上来讲,这两个都是极端值,要么极端牛逼,要么极端傻逼。从人类产业革命的历程来看,产业革命是极度少的,所以极端傻逼占比更多。
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乐视网当时给了什么梦想?那就是七大生态帝国的梦想啊。
 
这次瑞幸(LK.O)兜售了什么梦想?那是一个“中国星巴克”、“互联网咖啡”的梦想啊。听起来性不性感?
 
2、这个梦是短期无法证伪的
 
要是短期被证伪的,那一定不是好梦想。骗子在做局的时候,没那么傻。
 
自90年代的互联网兴起炒作以来,“先获取用户,再讲盈利”已经是个行业通例了。
 
这也导致了给骗子钻空子的机会。骗子公司在做局的时候,因为本身的商业并不具备可行性(如果有商业可行性,他们也不需要骗钱了),所以在一开始就只跟你讲如何烧钱扩张。
 
如果你追问它盈利可行性的时候,它其实是拿不出来的。其实,要是看得到经营数据和财报,其实很容易早期就辨识的出来。
 
像这次瑞幸之所以很早就出事,就是被人盯上,用非常踏实的方法去监控它的流水了,很短的时间被证伪了。
 
乐视被证伪的时间长一些,是因为它乱搞乱负债,假如它没有乱搞,指不定后面还能拖更久。
 
我对瑞幸很警惕的一点,就是去年有人说调查瑞幸发现它流水有问题,当时它的订单是按正常序号打乱的。有人披露了这点后,它很快就改成随机号了。这明显欲盖弥彰的行为。
 
3、操盘手的履历复杂,跨界,没有长期积累
 
“骗子”,最大的特性就是急吼吼,想一把捞个大的。而真正想做企业的人,你追溯他的发家史,其实都有非常长期的积累。
 
我之前研究过星巴克,这里我就拿瑞幸和星巴克(SBUX.O)来比较。
 
星巴克是舒尔茨1987年买下来的,但是他是1981年就接触了星巴克,爱上了这个行业。他用了一年时间来游说星巴克的老板聘用他,1982年就进入星巴克工作了。
 
星巴克今天家大业大,但是如果你看舒尔茨的履历,他的“咖啡履历”,是把他整个人生都填满了。从1982年算起,舒尔茨相当于在咖啡行业做了38年了。
 
而你再反观瑞幸。
 
高管在2018年创立瑞幸前,是做什么的啊?你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一粒咖啡豆的影子吗?
 
然后,你信一个之前在这行业什么经营积累都没有的人,突然杀进来,说我要做“中国星巴克”?
 
4、频繁使用让人看不懂的新词
 
这点倒不是骗子公司的专利,而是图谋炒作股价的专利。但是在骗子公司身上,也照样能看得到身影。
 
为什么爱用各种让人看不懂的新词?因为,旧词早就被研究透了,不好用来讲新故事啊!
 
乐视网当时的新词:生态化反、新物种、互联网电视、生态电商……
 
这次被爆雷的瑞幸:智慧零售平台、无人零售……
 
 
5、什么热门概念都如影随形
 
贴概念是一个最常见的二级市场炒作行为。
 
但是,几年前我看乐视网的资料时,发现它可能连自己都骗了。因为,它真的是拿钱去砸热门概念了。
 
回顾历史,我贴一下当时乐视网讲的“生态”故事吧。
你看着里面,几乎都是最热门的东西:大数据、云计算、超级汽车、生态电商……
 
我记得当时看乐视财报时,他成立了一堆子公司,什么VR之类的都有……当时给我的一个感觉是,它是个热翔追踪器……
 
这里商业常识该起作用了:商业世界,你是不可能什么都做得了的。如果你看到一个公司一身多个概念,那要有点警惕了。
 
去年看瑞幸的资料时,有句话吓到我了:
 
“瑞幸具有互联网基因的新生代食品饮料品牌,从咖啡到中式奶茶再到烘焙、酸奶、矿泉水,它的平台把新生代青睐的食品品类全都聚集在了一起。通过之前互联网烧钱模式,瑞幸已经快速建立了品牌壁垒和规模壁垒。”
 
我当时看完就很不舒服:我喝杯咖啡而已,用个app下单今天不是挺常见的吗,怎么这咖啡就有互联网基因了?
 
6、资本运作痕迹明显
 
但凡做局的,都涉及到多方面的资源协调。
 
这里有投行、PE、供应商……
 
那别人为什么要跟你一起来做啊?没有好处不行啊。所以你会看到,这些公司经常有一堆利益相关方的股东。
 
而且,经常爱用特别复杂的交易结构。但凡搞复杂的交易结构,就是不想让别人看见里面的真实意图。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些钱并不是真正想做企业的,都是抱着快速“催肥”的想法来的。想要快速“催肥”,和想要踏实做事情,做法是差别很远的。
这次瑞幸出事,但你看它几轮的融资下来,这些融资的钱搞来多少机构了?而且催肥效应特别明显:瑞幸成立一年半时,开店数量就超过耕耘中国市场多年的星巴克了。
 
7、融资需求极度旺盛
 
A股的骗子公司,这点比较突出。你无论是拉乐视,还是康美药业的融资记录来看,还是康得新,他们对资金的渴求,都直接喷到屏幕上了。
 
包括瑞幸,从出生开始,就处于不停的融资讲故事。
 
最核心的原因,就是骗子公司没有造血能力,需要外部输血。我的经验,有些公司老板是赌性大,一开始也未必想搞大骗局。他就是想不停的借钱来赌一个方向。
 
骗子公司容易拿亚马逊这种长期不盈利的公司来对标,讲一个短期证伪不了的故事,叫你不要看利润。但是他们和亚马逊的差别是,亚马逊是有真实盈利的,它只是拿利润再投资扩张了,显得并没有利润。
 
所以,在亚马逊身上,后面就没有什么融资,这个是因为它有造血能力。包括字节跳动,盈利好,但是也没什么利润,也是同样的理由。
 
骗子公司和它们的差异,再融资这点就能看得出来了。
 
8、特别爱自吹有神秘的关系
 
去调研这种公司的时候,经常听到这种“小道消息”,经由某人之口,会告诉你这家公司“有背景”、“不简单”……
 
10家公司,有9家都被传跟首长有关系。
 
说的时候,一定是带有某种神秘气息来说的,这样才会更加增加可信度。
 
其实你听完了,也没法证实,也没法证伪。
 
其实,如果是正经做生意的to B公司,你的产品性能、产品价格是比较核心的。而to C的公司,像瑞幸,直接面向消费者,消费者更不会因为你是谁谁谁的狗腿子就会多下一份订单。
 
传有这些关系的,基本都是想跟银行搞贷款、跟资本市场要钱的。
 
我在15年去北京出差时,见过某个公司的投资负责人,他们当时参与了乐视的融资,跟我扯得最多的,就是讲乐视那深不可测的关系。
 
我当时心里就在想,乐视融资做的那些事,都是直接跟消费者打交道的,你关系再好也没用啊?
 
更好笑的……还有自己声明自己是白手套的某光电公司,最后也被打回原形了。
 
并不是否认“有关系”在中国的重要性,但是纯粹是靠关系的,如果没有市场竞争力,其实很难大幅度扩张。
 
而且,有关系的公司,经常会因为关系变了,反而整个盈利就崩溃了,比如某港股能源公司。
 
9、经常是对标多个国际巨头
 
我在2016年数落乐视时(当时乐视还没爆雷),曾经写过这段微博:手机的对手是苹果、华为;汽车的对手是宝马丰田各种厂商、特斯拉;互联网的对手是腾讯、百度。也就是说在消耗大量现金的领域里,都有各种牛逼到无边的对手。祝乐视好运。[微笑]
其实这个就是商业的常识而已。从有公司这玩意以来,几百年都没出国什么东西都做到国际最顶尖的。
 
反而更多的惨痛案例,就是盲目多元化而挂掉。
 
这次瑞幸爆雷,我之前倒还真不知道它也是这样。前几天,它爆雷后,才有人捅出来它的宣传材料。
从这宣传材料来看,它是星巴克+711+Costco+亚马逊的合体。
 
讲自己是各种巨头合体的,一定要警惕。这点对做公司管理的人会深有体会,因为每家公司都是长年累月的“生长”出来的,它的制度、管理、公司文化都是一体的。
 
会有那种学习别人精华的公司,但是不会有七拼八凑就做出来的伟大公司。
 
不过,因为是卖咖啡的,最重要还是咖啡,所以它主要的碰瓷对象也是星巴克。
 
大体上,想搞大估值的,一定要碰瓷一个市值巨大的巨头。一切都是围绕着搞估值、搞融资来。讲故事的时候,有对标就会更容易。
 
包括券商分析师写报告时,就很容易比较:你看星巴克1000亿美元了,瑞幸才20亿美元,市场空间巨大!
 
10、行业对手不屑评论
 
这点是线下调研时有的。按照费雪的价值投资框架,了解一家公司,你得去了解一下行业竞争对手对它的评价啊。
 
我发现有意思的一点:骗子公司自诩行内知名,甚至说第一,但是同行往往是不屑于去评论它。
 
其实对做投资来说,从竞争对手那里去了解信息,非常的有价值,这不仅是用在鉴别骗子公司上了。
 
还是回来讲骗子公司吧。当时康得新在讲故事时,我们去找过3M的人来请教。人家就是死活不愿意讲它。
 
包括乐视网,即使是故事吹得特别大、如日中天的时候,互联网行业的专家讲视频网站,经常也是一笔带过。也有那种不怕得罪人的,会使劲数落它。
 
对行内知情的专家,人家当然理解这个生意了,还不知道骗子公司几斤几两?但是,讲出来吧,得罪人。断人钱财,惹来一身骚,干脆就不讲。
 
11、产品评价不好,但是还扩张巨快
 
不知道大家看过对瑞幸的咖啡评价没有,“刷锅水”是特别显眼的。
 
总得浏览下来,大家并没有说它咖啡好喝,甚至连“一般”都谈不上。我就喝过几次,虽然我喝了10几年咖啡了,但我也不是会品尝咖啡的人,但也绝对谈不上喜欢。
 
它的咖啡口味评价,我以大众的评价为标准,其实是负面居多。
 
这个也不稀奇,任何个行业,都需要长期积累,才能做出顶尖的产品。消费品是慢行业,如果产品口碑很不好,那是很难扩张的。
 
可以对比一下,喜茶、奈雪这种广受欢迎的奶茶、果茶,他们的扩张速度,还赶不上瑞幸。
 
产品评价不好叠加了扩张巨快,即使公司不是存心骗人,也是非常危险的。
 
12、经常自创经营指标
 
今年1月的时候,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说看不懂瑞幸的生意。其实,当时我指的就是从去年11月开始飙涨的瑞幸股价。
 
去年11月,当时瑞幸跟市场说,它门店盈利了。那波涨幅,瑞幸股价直接从17块,干到51块。
 
由此可见,市场真不是什么时候都是聪明的。
 
当时,我很困惑的一旦,就是这里。当时,瑞幸把门店层面的利润定义为:产品收入减去原材料成本、租金及人工等店铺运营成本、设备折旧费用。
 
瑞幸的创始人之一CEO钱治亚对公司那个季度业绩非常满意:“门店数量、月均交易用户数和月均销售商品数量快速增长的同时,我们的产品净收入获得更快更高的高增长,说明门店运营的效率和盈利能力显著提高”。同时,瑞幸咖啡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产品净收入指导范围在21亿元至22亿元之间。
 
我当时觉得很不可思议,一家咖啡店,最核心的成本就是租金和人工成本,你都减掉了,那还有什么成本啊?
 
这里,它就是自创评价体系了。
 
每个行业的经营指标都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才有的,大家做着做着,就琢磨出这行业的比较核心的经营指标。
 
自创经营指标,其实就是因为自己的东西拿不上台面,只能是自己来搞一套对自己有利的指标,来糊弄过去。
 
这点在骗子公司身上尤其常见,里面包括调节统计口径等,都是惯用套路。
 
总结
 
差不多就写这些吧, 其实鉴别骗子公司,看财报和看经营数据是更核心的,这个是不看财报不看经营数据的入门版本。
 
有条件的话,做深度调研更加精确。像这次做空瑞幸的机构,据说投入时间人力不菲。
 
但是,精确度越高,各种成本都上去,做不到每个公司都像浑水那样的去大费周章。
 
这个是简单初筛版本,对绝大多数公司都够用了,至少一来就有警惕的心,在市场上行走,还是少碰地雷为妙。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