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侯安扬:巴菲特在上次危机时说了什么

侯安扬:巴菲特在上次危机时说了什么

2020年3月17日
 
第一部分:我的废话
 
最近疫情的事,让股市彻底崩盘了。
 
今天我看到一则简短的文章,说巴菲特的投资组合,自2月19号以来,跌了32%。他持仓前三个股票苹果(AAPL.O)、美国银行(BAC.N)、可口可乐(KO.N)没有一个幸免,也都大跌了。
 
另一方面,又开始看到他买纽约梅隆银行(BK.N)、达美航空(DAL.N)了。
 
在去年年底时,有伯克希尔的股东公然表示不满,认为巴菲特手持巨额现金无作为。一般情况,巴菲特被批的时候,就是市场要见顶的时候。
 
想知道这位股东现在脸被抽肿了没……
 
不过,自美股大跌后,情况要变化了。
 
巴菲特开始买股票的时候,一般都是市场出现机会的时候。现在,他终于出手了。
 
我们看看这位89岁(最近屡屡出镜)的股神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是怎么说的,看看能不能对我们投资有所启发。
 
第二部分:巴菲特2008年给股东的信(节选)
 
这一年(2008年)中,随着时间推移,世界上很多大金融机构内部的致命问题暴露出来。这让之前备受尊敬的信贷市场转瞬变得机能紊乱。社会上的流行语变得像我年幼时在一家餐馆墙壁上看到的标语:“我们只相信上帝,其余人等请付现金。”
 
到了第四季度时,信用危机伴以翻滚的房价和股市,制造出了席卷整个国家的让人瘫软的恐惧。随之而来的是整个商业活动的自由落体运动,而且是以我从未见过的加速度在下落。美国和世界的大部分地区都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恐惧带来商业萎缩,商业萎缩导致更大的恐惧。
 
不断上升的萎靡气氛促使政府采取大动作。用扑克牌局的术语描述,财政部和美联储已经全押(all in)。如果说此前为经济开出的药都是论杯装,那最近就是论桶。曾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用药量当然必然带来不受欢迎的副作用。尽管一个可能的后果是恶性通货膨胀,但是大家还想当然认为用药精确,毫无后顾之忧。更甚,主要行业都依赖于政府的支持,接下来市和州将会面对各种难以置信的请求。让这些组织从公众的乳头上断奶,将会是一项政治挑战。他们才不愿轻易离去。
 
要让金融系统避免彻底崩溃,政府去年采取的强有力的紧急措施必不可少,无论可能出现怎样的负面影响。一旦出现彻底崩溃,对我们经济中的所有领域都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如果是这样,我们经济的每个领域的结局就会是另一种局面。无论你是否喜欢,华尔街居民、主街居民和美国各种街道上的居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
 
尽管身处坏消息之中,但不要忘记,我们的国家曾经面临过远比这糟糕的局面。仅仅在 20 世纪,我们就曾面对过两次大战(其中有一次我们似乎都要输掉战争了);十多次的阵痛和衰退;1980 年,恶性通货膨胀曾导致高达 21.5%的基本利率;还有 1930 年代的大萧条,大萧条期间的很多年中,失业率一直在 15%到 25%间徘徊。美国可从不缺挑战。
 
没有失败,只因为我们战胜了失败。面对着这么多障碍——其他还有很多——美国人的实际生活水准在 20 世纪翻了七番,道琼斯工业指数从 66 点上升到 11497 点。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数十个世纪中,人类都只能依靠微薄所得(如果有的话)过活。尽管前进之路并不平坦,我们的经济体系在过去运转得相当不错。没有其他体系能像它那样激发出人类的潜力,而且这套体系还会继续如此运作。美国最好的日子还在前头。
 
在过去 44 年中,75%的时间里,标准普尔指数都代表着收获。我猜,接下来 44 年中,大概有相同比例的年份也相当不错。但无论是查理·芒格——我管理伯克希尔公司的搭档——还是我,都不能提前预知哪些年景好,哪些年景坏。(我们固执的认为,也没人能做出如此预知。)我们能确定,比如,2009 年的经济状况将会惨不忍睹,但是这个结论也不能告诉我们股票市场会上涨还是下跌。
 
无论是好年景还是坏时辰,查理和我都简单地紧盯四项目标:
 
1.维系伯克希尔在金融上直布罗陀海峡般的位置。这意味着要有非常良好的资金流动性、适度的即将到期债务、数十个利润与现金的源泉;
 
2.拓宽保护我们生意的 “护城河”,这会让我们的公司们具备长期竞争优势;
 
3.收购和发展新的、各种各样的利润之源;
 
4.扩大和培养优秀的管理团队,这个团队要能持续为伯克希尔创造出非凡价值。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