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侯安扬 > 侯安扬:做哪些改进,才可能避免灾难的发生?

12
2020

侯安扬:做哪些改进,才可能避免灾难的发生?

做投资做久了,我形成一个习惯,就是不停的找可以改进的地方,避免有重大的失误。这个做法,得益于很早之前学到一个概念,叫“海恩法则”。
 
它指出, 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法则强调两点:一是事故的发生是量的积累的结果;二是再好的技术,再完美的规章,在实际操作层面,也无法取代人自身的素质和责任心。
这次的疫情暴发,毫无疑问可以归类到“严重事故”,绝对谈不上轻微事故。
 
这次的疫情,我看了很多文章,不管是传统媒体的,还是自媒体的,大家盯得多的是这件事本身,但是我们从未雨绸缪的目的出发,也应该去总结事故的教训,把潜在的事故隐患给掐掉。
 
我先做点抛砖引玉的事,写点看法,针对这次事故,做一些改进总结,欢迎大家也多提意见。
 
1、 立法禁止吃野味和相关买卖
 
2003年SARS,中了一次;这次,貌似也又重蹈覆辙。
 
吃野味是个传统文化,但不是传统习惯都是好的,比如女人裹小脚也是传统文化,但得知道它就是被摒弃掉的东西。
 
指望每个人都自我约束,太不可能,14亿中国人,出100个奇葩的人是不足为奇的,像之前在蒙古居然有人生吃老鼠,染上鼠疫,这种个人行为给整个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危害,得立法禁止。
 
2、 规范实验室管理
 
有人在网上质疑这次病毒是实验室漏出去的,确实武汉有中国唯一一个P4实验室,而且之前也有很多采访该实验室的。
 
从我对信息的了解来看,这事情即使没有确凿证据(有估计也要被这实验室的毁了),但从原理上讲它就是有潜在风险的。这种风险概率不高,但是一旦出现都是致命性的,必须要严格规范实验室管理。
 
3、 疾控中心的职责权限,得跟地方政府独立分开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武汉开两会的时候,一个疑似案例都没有。从我对各种新闻和组织行为的理解,如果当地卫健委、疾控中心被当地政府影响,那是一点都不足为奇的。
 
这次事故,因为病毒感染速度很快,6-7天倍增,早1个月去警示,那损失就能降一个量级,指不定就是个区域性的问题,大家这个年也不需要过得如此凄惨。
 
这个事情如果疾控中心能够独立运作不受地方政府干预,那指不定问题也不会被拖延太厉害。
 
4、 专业的事让专业的人做,不能什么都是政工干部搞了
 
事故暴发后,有不少地方采取了不同的措施。像四川,就做得的非常好,可能跟四川有个高级领导卫生系统出身有关。
 
从疾病防疫这事情来说,已经是极度专业了,但是爆出来很多地方的一把手跟这个专业没什么关系。其实,不仅是疾控,还有很多政府部门的事情,专业性质非常强,比如金融系统,也是如此。
 
5、 让人能说话
 
国情所限,即使有些事情不能说,也不应该在传染病上限制,这次抓了8个医生,还是央视连着报导,事后来看极度的错误。
 
这条不解释,不打算说太多了。
 
6、 权限设置得当,不能什么权限都收上去
 
这个是组织行为学上决定的,因为在实际工作时,真正在一线战斗的,信息会比他的上司多很多。
 
一个在基层的小兵,干了一个月的活,你给上级汇报,估计花半个小时都很好了,从原理上就决定了信息天然不对称。
 
但是,这次在疫情里能看到的问题,确诊都需要汇报上去,造成严重的拥堵,大量的人没法确诊,或晃荡在外面,带来新的传播。
 
这个问题其实不仅存在于这点,整个系统的设置都得有相应的权限。
 
有篇文章说的特别好,是体制内退休高官写的,意思是:你想什么事情做不成,就去多请示。
 
这就是非常严重的权限设置问题。
 
7、 卫生系统资源高度紧张,投入严重不足
 
这次武汉和湖北其他城市,损失惨重。有一个现象,就是当地的医疗资源被挤兑。
 
其实不单是武汉,整个中国的医疗资源都处于供给紧张的状态。平时没事的时候,床位都不够,更别提出现这种疫情暴发的时刻了。
 
疫情暴发后,我们采取的办法就是其他省市去支援湖北。这个确实体现了大国的一个优势,困难大家各摊一点。但我看新闻发现,其他各省市也因为这个疫情暴发带来医疗资源的紧张,为了应对新冠肺炎,其他的病情就没法及时照料了。整一个反映出系统性的资源紧张状态,跟平时投入不足有关。
 
8、 有大量的不得当应对,反应整体国民素质有待提升
 
近20天里,各地传来不同的应对方式。有些属于特别流氓的应对,比如把路封了、集体性的排挤湖北人,其实在17年前的SARS也出现过类似情况。
 
从我的观察来看,整体而言东部某些省市更接近文明社会的做法。恐惧是符合生物本能的反应,但是很多行为表现出来我们整体国民素质确实是有待提升的。
 
9、 各省市的管理水平差别太大,湖北这次真的不忍目睹
 
我自己没有在湖北生活的体验,不好去评价湖北或者武汉的管理水平,在全国到底能排到什么位置。
 
但是考虑到武汉是一个很大规模的二线城市,结合我自己在不同类型的城市生活的经验,很难说湖北的管理水平就是全国倒数的。
 
这次反应出的管理问题真的非常突出,但是也看到上海等城市无论是政府组织,还是市民,整体就是比较强。
 
不知道能不能从这些地方引进管理人才和经验到全国一些水平不怎样的城市?
 
10、 全国动员防疫,不应该丢了全体国民卫生教育的时间窗口
 
我在农村乡下过年时,发现移动互联网渗透得无孔不入,像快手、抖音在农村都能看得到,这次疫情暴发,很快全国就都动员起来防疫了。
 
教育国民讲卫生、注意个人卫生习惯,这个时候其实是很好的时间窗口,得客观承认我们跟西方和日本在这方面的差距。这时候的国民宣传教育,其实组织动员成本特别低,应该大力宣扬的。
 
有句特别悲观主义的话,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得到任何教训”。
 
其实我很担心这次疫情后,很多事情又回到原样。本着“从自己做起”的态度,我先做一点事情吧。抛砖引玉,不吝赐教。
推荐 1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侯安扬 侯安扬

深圳市上善若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