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上善若水 > 资本的秘密:僵化的资产怎样转化为资本?

24
2016

资本的秘密:僵化的资产怎样转化为资本?

文 | 上善若水资产

最近读了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的《资本的秘密》一书,解答了心中困惑已久的问题。为什么资本主义在西方取得了成功,在其他地方却遭遇了滑铁卢?费尔南多一语道破天机——因为多数发展中国家没有建立起把资产转化为资本的机制,他们缺乏资本。看起来是多么简单的一个解答,但是为什么发展中国家的当权者就是没办法或者很难去解决这些问题呢?

作者从五个方面解释了资本的秘密,分别是:遗漏的信息,资本的秘密,政治的盲点,美国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法律的缺陷。

作者所阐述的众多问题大部分都是以秘鲁为样本的,但是我们中国的读者读起来一点也不陌生,秘鲁遇到的问题在中国似乎也同样存在,我们理解起来毫无障碍。这里面涉及的问题很多是关于制度经济学和产权经济学的范畴,张五常和周其仁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大家阅读过他们的著作,再来看《资本的秘密》会更有感触。

开篇,赫尔南多发表了一番感悟。为什么一种极具价值的事物,有时候会轻易地从我们的思维旁边溜走?其实我们知道怎样运用某种技能,却不能理解其中的工作原理,这种情形不罕见。早在磁场理论完善之前,水手们就在利用罗盘为船只导航;早在孟德斯鸠的遗传学原理发表之前,动物饲养者就在实践中掌握了可靠的遗传学知识。那么,资本主义的兴起的过程中,又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很多西方国家凭借资本主义走向繁荣,但是它们真的了解资本的起源吗?西方世界早已把它们创造资本的机制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任由这一体制的历史处于模糊不清、不加论证的状态。然而资本主义推广到第三世界,遇到了困难,正是因为有了对比分析,我们才能去思考更多的东西。

下面我们来看看赫尔南多是如何探索资本的秘密:

遗漏的信息

作者花了5年的时候和6个国家的同行走访了4个大洲的城市和乡村,清点了那些最贫穷的社会和地区到底积累了多少财富。发现穷人的财富数量惊人,但是其中绝大部分只是僵化的资本。最典型的资产就是房地产。

在那些资本不足的领域,人们会采取各种方式私自建造房屋。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在国有土地上建设棚户区。在秘鲁,人们建立农业合作社,在土地前任主人那里买下土地,然后盖房子或者建设工业区。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在中国,这种房子叫小产权房。这些房产没有办法或者很难获得合法的法律地位,它们遵守法律的代价太高,程序过于繁琐和复杂,于是自然就脱离了法律的框架,产权登记也不在官方的登记制度内。缺乏法律地位,小产权房没法获得银行体系的贷款。失去了融资功能,资产就只是僵化的资本了。

僵化资本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和前共产主义国家。在菲律宾,57%的城市居民和67%的乡村居民的住房都属于僵化资本。在埃及,这个数据更恐怖,92%的城市居民和93%的农村人口的住房都属于非法建筑。作者估算了发展中国家和前共产主义国家的非法房地产总体价值至少9.3万亿美元(1999年物价水平)。

作者认为,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不必为了寻找财富而在世界各国外交部和国际金融机构之间徘徊和周旋。就在他们国家最贫穷的居民区和棚户区,蕴藏着数以万亿美元的资产。只要能揭开将资产转化为资本的奥秘,他们就可以立刻投入使用。

资本的秘密

僵化的资本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我们忘记了(或者从来就没有意识到)将一种资产加以转化,使之产生资本的过程——例如,用你的房子做抵押获得贷款,为建立一个企业筹集资金,需要的是一整套相当复杂的程序。

最早亚当.斯密和马克思都认为资本是一种发动机,能够为市场经济提供动力。亚当.斯密将资本定义为“为了生产的目的而积累的资产储备”,资本积累的越多,专业化分工就越有可能实现,社会生产力也就越有可能提高。

资产是有潜能的,西方国家正规的产权制度将资产转化为资本,使得资产里蕴含的潜能得以释放。正规的产权制度具有六个方面的效应——确认资产的经济潜能;将分散的信息纳入一种制度;建立责任和信用体系;使资产具有可交换性;建立人际关系网络;保护交易。

法国历史学家费尔南德.布罗代尔,发现了一种令人迷惑不解的现象,那就是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诞生之初,仅仅服务于极少数享受特权的人,而这种情况依然普遍存在于很多国家。

赫尔南多是这样来描述的:历史上所谓的资本主义为什么仿佛活在一座封闭的“钟罩”里?他为什么不能继续扩张占据整个社会?这并不是因为缺少货币,而是获得正规所有权的道路,被设置了重重障碍。钟罩外面的人对里面的人会产生极大的不满。这让小善想到了中国的户籍制度,中国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大量的农民工涌入城市,但是他们无法获取城市户籍,他们的养老和子女教育都得不到保障,于是当他们老了,只能选择返乡。农民工就是一直徘徊在钟罩之外的群体。

政治的盲点

法律体制落后于经济和社会巨变,迫使外来移民创造出了法律之外的规章制度,来代替现有的法律。亚当.斯密曾经指出,市场越是广阔,劳动分工就越是具体和细化,生产效率也越高。然而钟罩的存在使得经济的分工受到了阻碍,很多业务因为制度成本太高而无法发生。

那么当政者为什么不去改变这个现状呢?因为他们忽视了“钟罩”之外的生活。当前资本主义国家曾经也经历过非法移民带来的产权问题。但是它们基本都很好的克服了这些问题。目前的发展中国家和前共产主义国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些难题的出现正是国家面临全面改革的征兆。随着穷人涌入城市,创造出不合法的社会契约,他们正在将权利进行意义重大的再分配。发展中国家和前共产主义国家的政府如果接受了这一事实,就能够赶上社会发展的潮流,就不会被这种潮流吞没。
美国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作者通过研究发现所有西方国家在过去的某一阶段,都实现了从分散的,不正规的协议体制,向系统性的合法所有权制度的过渡。那么就有必要了解这个过渡是怎么发生的。

其实关键性的改革在于调整法律,使之适应大多数公民的社会和经济需要。西方国家逐渐承认了一个事实——诞生于正规法律之外的社会契约,是法律的一个合法来源。他们由此找到了将这些契约纳入法律系统的方法,因此,法律才能够推动普通范围内资本的形成和经济的增长,这就为西方国家当前的所有权体制注入了活力。在每一个国家,总会有少数开明人士意识到,如果绝大多数的人都长期游离于法律之外,那法律就不会有任何意义。这让小善想到马克思说过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必须适应生产力,如果不适应,就要调整生产关系。”马克思总结的太精辟了。

以美国为例,150多年前,美国相当于一个第三世界国家,由于法律不是很完善,同样面临着移民,不合法居民,淘金者,武装匪徒,非法创业者以及其他有色人种造成的混乱局面。1862年美国政府推出了宅地法案,使定居者可以无偿获得160英亩的土地,条件是他们同意在土地上居住,并对土地进行开发。看似是政府对开发者很大方,事实情况是几十年来,美国人已经在这块土地上不合法长期居住。经过政治博弈,最终以法律的名义承认了他们的合法地位。看到这里,大家是不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1978年中国政府宣布土地改革的时候,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看似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其实当时家庭承包模式已经几乎席卷全国,政府默认了这一做法,因为原来的公社制度实在是玩不下去了。最后政府只是出法律承认了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合法地位而已。不是政府推动了改革,而是政府承认了改革。

法律的缺陷

过去这么多年,发展中国家和前共产主义国家对打破钟罩的努力往往都是失败的。究其原因主要源于5个错误的观点:

第一,进入不合法领域或从事地下经济的人的目的,只是为了逃避缴税。

第二,人们拥有小产权房不合法,因为它们没有经过正规的测量,划分和登记。

第三,在所有权方面,只要采取强制性的法律手段,就可以满足实际需要,政府不在意遵守法律的代价。

第四,现存的不合法契约,没有多少价值。

第五,在缺乏高度政治领导权的前提下,你仍然可以轻易改变人们保存和使用资产的方式。

作者通过潜心研究发现,以上五点全部都是谬论。

一个国家的政府要学会从穷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古罗马人和英国人都认为,与其说法律是被制定出来的,不如说他是被发现的。法律的制定者应该多从民间的社会契约中吸取经验。

伟大的经济学家马克思曾经预言——资本主义制度的主要矛盾,在于它成为自己的掘墓人,因为它不能避免的将资本集中于极少数人手中。由于改革计划不能使大多数人进入扩大化的市场中,这就为阶级对抗留下了广泛的空间。特权阶层和自由市场不可避免的将对立起来。这让小善想到了中国的国企效率之低下,却不断做大做强,抢占社会资源。

《资本的秘密》反应了太多的社会和政治问题,越看越发人深省。尤其是很多案例和观点都能在中国找到映射。相信它能给法律、政策的制定者带来启发,有助于我们认识社会发展。希望这本书能被更多人了解。

推荐 4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来自《道德经》“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我们从事对冲基金(私募基金)工作,欢迎大家关注和交流。本博主要是一些研究性的、思想性的文章,另在新浪有博客,里面文章更贴近市场,其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ssrssslww 。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